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 焦作文明网>道德模范
刘行者:愿每个生命都被温柔以待
编辑: 秦佳   来源: 焦作晚报   时间: 2018-01-09

    

  每一个生命,都拥有被爱的权利。位于武陟县北郭乡韩余会村的市动物保护救助基地里,生活着2000多只被救助的动物,它们都是刘行者的特殊朋友们。

  今年37岁的刘行者是市动物保护救助协会的负责人。近年来,为救助流浪、伤残动物,刘行者陆续投入了近50万元积蓄。如今,越来越多的爱心人士在他的带动下,加入到关爱动物的行列中。

  救助源自爱护动物的初心

  2017年12月29日下午,两名郑州的爱心人士驾车来到市动物保护救助基地。前一天,这两名爱心人士在路边捡到一只小流浪狗,由于不知道该如何救助,他们就买了一些狗粮,把小流浪狗送到这里。

  刘行者小心翼翼地抱过这只小流浪狗,对两名爱心人士说:“你们放心吧,我明天就找兽医为它检查身体,今后这里就是它的家了。”

  市动物保护救助基地里,不仅有流浪猫、流浪狗,还有狐狸、灰鹤、猕猴等野生动物。更让我们惊奇的是,该基地还养着一匹马呢。

  刘行者告诉我们,他与动物结缘,缘于小时候的农村生活。

  “小时候,我家养了一只狼狗,它每天跟在我身后,就像朋友一样陪伴着我,直到我长大了它才老去。”刘行者说。

  也许是因为这只狗的原因,刘行者对每一个动物都怀着怜悯之心。“记得小时候,家里养有鸡、鸭,每到过年家人杀鸡时,我都躲得远远的,不忍心看它们凄惨的样子。”刘行者说。

  几年前发生的一件事,让刘行者对动物保护有了最初的概念。

  当时,刘行者到上海办事,一个美国人和他聊天时说,动物在中国的下场很可悲,理由是“中国人没有动物保护意识”“中国人什么动物都吃”。“我告诉他,中国在古代就开始保护动物,早在几千年前的五帝时代,就非常重视野生动物保护,当时管理山泽鸟兽的官员被称为‘虞’,大禹治水时,舜帝同时派益为‘虞’,这应该是世界上最早的生态保护机构和官职。在汉、唐、元、明、清等朝代颁布的法律中,也有不少保护动物的规定。另外,我们把自己的属相与十二生肖连在一起,说明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与动物平等的理念。”刘行者说。

  听了刘行者的一席话,这个美国人朝他竖起了大拇指。然而,据理力争后的刘行者却有些迷茫,他觉得自己应该在动物保护方面做点什么。

  给动物们一个温暖的家

  从此,刘行者开始关注动物保护,通过网络与几名爱心人士联手救助流浪动物。

  为了给被救助的动物一个家,场地需要好好挑选。“城市不行,场地小、费用高,动物身上的味道也很难散发出去。”刘行者说。

  刘行者和其他爱心人士接连找了几个月,始终难觅一个合适的场地。就在大家灰心之时,刘行者遇到了一个梨园的主人。当是,对方听说刘行者在给流浪、伤残动物找“家”,很爽快地答应将自己的梨园免费给动物们用。

  “占地1000亩的梨园,动物们就‘霸占’了300亩,其中包括一个十几亩的水塘。”刘行者说。

  基地中有一个单独的笼舍,里面住着一位曾经的猴王,它脾气暴躁,见人靠近就会呲牙,但见了刘行者,它就会安分许多。“从把它领回来的那天起,我们每天都在一起。”刘行者说。

  原来,2017年夏天,沁阳市某村接连好多天都有一只猕猴前来骚扰,有时还和村民抢吃的。时间长了,这只猕猴有点在村里“安营扎寨”的意思,村民们觉得它长期在村子里不是个事儿,就联系了当地的林业部门。

  “林业部门的工作人员观察后说,这只猕猴应该是只老猴王,和新猴王斗争落败才下山的,再上山一定会受伤。和林业部门的工作人员商量后,他们同意我们把这只猴王接到基地安家。”刘行者说。

  基地中还有一只灰鹤,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这只灰鹤几个月前在郑州被爱心人士发现,送到了当地的动物保护中心,由于那里场地有限,刘行者和志愿者前往郑州,把这只灰鹤接到基地喂养。

  “当时,这只灰鹤受了伤,医治几天后,它完全具备了野外生存能力,我们就把它放飞了,没想到的是,它到了晚上又回到我们这儿的池塘,大家都很惊喜。从此,这只灰鹤就把基地当成了它的家,不管什么时候飞走的,晚上必定会回来。”刘行者说。

  带动更多人合理救助动物

  市动物保护救助基地建立一年多来,这里生活了1000多个动物。“我们救助的大多是流浪、伤残动物,需要对其进行绝育、治疗,现在宠物医院收费比较昂贵,所以每天的花销很大。我以前做生意积累的近50万元资金,已经基本花光了。”刘行者说。

  与网络上一些被称为“爱狗人士”的群体不同,刘行者和志愿者在救助动物方面从不会极端。他认为,协会并不是执法部门,没有权利也不应该做超出自己范围的事情,应通过合理的途径救助动物。“比如有些‘爱心人士’来到我这里,看到池塘里的鸭、鹅就说,这些动物本来就是被吃的,应该把它们喂狗。其实,这里的所有动物都是爱心人士送来的,它们的生命价值都是一样的。”刘行者说。

  流浪、伤残动物被治愈后,长期滞留在基地也不是长久之计。于是,刘行者将救助的流浪、伤残动物进行绝育,不定期发起免费领养活动,通过微信等网络渠道发布信息,让这些动物回归家庭。

  经常有人问刘行者:“这么多的动物,你救得过来吗?”

  每一次,刘行者都这样回答:“我会尽自己所能,也会带动身边的人和我一起,多一个人多一分力。”

  如今,市动物保护救助协会已发展了60多名志愿者。“每个生命都值得被温柔以待,希望更多人能够爱护动物、保护动物、尊重生命。”刘行者说。(王文清)

 
 
版权所有©焦作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