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 焦作文明网
【焦作市第三届道德模范提名奖】:屈占花
编辑: 秦佳   来源: 焦作市文明办   时间: 2021-01-14


  屈占花,女,汉族,出生于1960年8月7日,家住沁园办事处皮庄村,现任沁阳市气象局职工。

  1984年的秋天,她的丈夫赵海生退伍后被安排在乡办企业当司机,一次拉货回来的山路上,因为车身牵引钩的断裂失去动力,冲下深沟他被甩出车外,重重地撞在了山石上医生说他是重度残疾,终身卧床,靠人照顾,后半生将在床上度过。突如其来的这场车祸,个新婚不久还沉浸在幸福当中的小夫妻来说无疑就是一场灾难。当时,刚怀孕4个月的她毅然决定撑起这个小家,她说:“家里的靠山没了,我就得给自己当靠山。”她就像一个铁人,既当女人,也当男人30年过去了,她把自己的小家经营的井井有条,生活蒸蒸日上。

  看到她的丈夫红润的脸色和洪亮的说话声音,根本不会觉得他是一个腰部以下完全没有知觉、已经卧床整整30年的病人,大家都觉得不可想象,难以置信。每当这时,被照顾了30多年的海生总是眼禽泪水深情地望着妻子说:要是没有你,我都想不到我还能活这么多年”。

  丈夫海生的相识,要从1978年说起。当时,他们是经人介绍认识,虽然没有多说话,但一见钟情,方都很满意。当年年底,海生报名参军,在部队一干就是六年,靠着书信来往,在家里的她知道他学会了开车、受了嘉奖、入了党,他吃苦耐劳、聪明上进,占花非常高兴,全家也都跟着高兴,觉得自家女儿找了个她女婿。

  退伍后,海生被安排到了乡办企业当司机。终于,人喜结连理,平日里海生跑外占花主内,农忙时一起下地干活,夫唱妇随然而,1987年11月20日的一场车祸,却打乱了这平静而美好的一切。丈夫海生遭遇意外,腰椎严重骨折、错位,伤到了神经。他大小便失禁,下肢没有知觉,眼看病情这么严重,厂里把他转到了北京的医院治疗。当时,占花刚怀孕4个月,一心想随着海生去北京治病。可是丈夫安慰:“你放心,我没事,等治好了病,我自己买火车票就回来了。

  在家里的这段日子里,占花度日如年,盼着丈夫能赶快好起来可事实并不像他们想像的那么乐观。在北京,他做了手术,可是却没能重新站起来。医生说他是重度残疾,将终身卧床,靠人照顾。俩人结婚后的小日子才刚刚开始呀!在他们满怀喜悦迎接小生命到来的时刻,海生这个她想依靠一生的男人却就这样卧床不起了!

  刚开始,面对这样的结果,亲人们都瞒着占花,一方面怕承受不了这样沉重的打击,另一方面,更担心年轻的,抛弃海生,离开这个家。“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占花说,和海生是夫妻,们是相爱的,是不会抛弃他的,哪怕再苦再难,也心甘情愿照顾他一辈子!”

  就这样,勉强等到占花生完孩子,女儿刚满百天,就决定带着孩子去北京看望自己的丈夫,虽然亲人们百般劝阻,可已经铁了心要去。

  到了北京,看到瘫在床上的丈夫,占花的心碎了。但是,在病人面前,必须把眼泪咽在肚子里,她抱着孩子给海生看,让他打起精神“你好的时候,在外打拼养活我,现在你有病了,我也一定能养活你。你别怕,有我一口饭吃,就有你和孩子的."占花说完这句话,夫妻二人热泪滚滚,泪流满面。

  在北京的日子,真是艰难。占花带着几个月大的孩子,还要看护瘫在床上的丈夫,忙得不可开交。他大小便失禁,经常拉的满床都是,几个月大的女儿也是说尿就尿、说拉就拉。就从市场上买来针线、布头和棉花,做了一些棉垫子,湿了就拆、脏了就洗,从不让丈夫海生和孩子睡湿床。看着小孩,顾着大人,日子紧张得像打仗。每到饭点,她一个女人还得想办法把海生挪到轮椅上,让他抱着孩子,才能腾出手来下厨做饭。

  在北京住了一年医院,快到春节了。海生看着占花一个人日夜操劳不忍心,就说我的病也就这样了,咱们回家吧,到家了,你也好有个照应。

  一家人回到家后,每日里,丈夫海生的擦脸漱口、拉屎拉尿,手把手伺候热饭、热菜、喝水、吃药,杯盘碗盏端到跟前。这些年来,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晚上至少要起来两三次,帮助丈夫翻身排尿。丈夫下身没有知觉,冬天里,充电的暖手宝不耐用,便在他周围摆上几个热水袋、热水瓶,一凉就换。

  卧床的病人,怕过夏天。高温气闷,汗水淋漓。看着心疼。占花对女儿说:“今年挣的钱,别的啥也不说,先给你爸买个空调,不能再让他受罪了”2006年,花了1900元买了第一台空调装在了丈夫的卧室平日里虽然能把家里的电费压缩到每月20元左右,可一到夏天,为了让丈夫凉快点,在床上身体舒服点,每个月光电费这一项开支就高达300元,顶得上全家人的生活费。

  丈夫海生卧床的第六年,褥疮出现了。胯部有巴掌那么大,臀部上有一根指头那么深。占花着急的到处求医问药,后来买回来了一台频谱治疗器,早晚对着疮面各烤半小时,坚持了五六年,才消除了褥疮。这么多年来,照顾好丈夫海生,就是占花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平日里,除了护理大人、照顾孩子、洗衣做饭,家里还有三亩地,需要挑粪、浇地、打药农活、家务活,里里外外都是一个人扛起来了。“家里的靠山没了,我就得给自己当靠山。”的想法是:宁可掉下十斤肉,不愿落在人后头。一个平凡的女人,这样像一个铁人般地既当女人当男人,走过了30多个春夏秋冬。每年三夏的时候收麦、打场,半夜就起来,一镰一镰地割、一杈一杈地收,从不在海生面前叫苦。有一次,打完场回来,一边给海生翻身、一边给丈夫换疮药,换着换着,累得趴在床沿睡着了。

  海生心疼恨自己法减轻的负担,自责,常常对别人说:我的苦都落到她身上了,这些年来,他这个不正常的人过得像个正常人,而这个正常人却过着不正常的生活。

  困难面前,占花从没有放弃过。唯一害怕的就是海生住院。近年来,海生腿部萎缩越来越严重,肺炎、气管炎、高血压、高血糖、胃病也找上门来。他难受,她跟着掉泪。不过,现在气象局给了占花一份还算稳定的工作,党和政府也照顾她很多,社会医疗政策福利也越来越好,她说,她从来不曾放弃过,虽然生活充满艰难,一直相信:丈夫在,家就在

  河南日报、焦作日报、沁阳电视台的记者多次采访,的家庭也先后被评为沁阳市“最美家庭”、 焦作市“最美家庭”、焦作市十佳“最美家庭”标兵户,河南省“五好文明家庭”、“河南省最美家庭”,她说,她只是为了自己的小家做了应做的事她和丈夫海生已经合体了,她的一生就是丈夫的一生。

 
 
版权所有©焦作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